www.fy88.com

你的位置: > www.fy88.com >

唐乔凡尼 (4) Don Giovanni

已阅读:次  更新时间:2017-08-12 10:04  作者:admin  

荒郊外外墓地间,乔凡尼倚墙而破,小雷身在墙后。

【雷】(墙后)断定是他把我推入险境。
【乔】小雷是你,在这儿!
【雷】谁在对我谈话?
【乔】不认得主人了吗?
【雷】谁是我主人?
【乔】什么,忘八!
【雷】啊,是你啊!对不起。
【乔】告诉我过程。
【雷】因为你,差点连小命都不。
【乔】不感到是你的荣幸吗!
【雷】那我把这个荣幸还你。
【乔】来吧,来我这里,我有事情对你说。
【雷】你在这儿做什么?
【乔】过去我就告诉你。发生很多多少事,找个时间改天告诉你。现在要说的是最风趣的事。
【雷】判断又是女人。
【乔】这还用说!路上让我碰到一个女孩,年轻又美丽,靠近摸摸手掌,她想要逃走,对她说了几句话,你知道她把我看成谁吗?
【雷】不知是谁。
【乔】是小雷啊!
【雷】是我?
【乔】是你。
【雷】够了!
【乔】然后她握起我的手…
【雷】故事愈来愈出色。
【乔】吻我、抱我。「敬爱的小雷,可爱的小雷!」我想她应该是你的女人。
【雷】该逝世!
【乔】假扮成你却招来艳遇。后来不晓得她怎样认出我来的,号召大呼,后来听见几个脚步声,我逃跑,躲到这个地方。
【雷】就如许对我说来,还是不痛不痒?
【乔】有何痛痒?
【雷】假若那是我的妻子?
【乔】(大笑)那会更妙!

忽然有声响从老伯爵的石像传来。


【爵】明日拂晓,到此为止了,你的笑!
【乔】谁在说话?
【雷】确定是来自另个世界的灵魂,并且是你的老熟习。
【乔】闭嘴小子。谁在说话?
【爵】英勇狂徒!让逝众人安宁吧!
【雷】看,我说得没错!
【乔】那是街上有人在开我俩玩笑。咦,那不是老伯爵的石像吗?把墓志铭读来我听听。
【雷】对不起,月光下我不识字。
【乔】读!
【雷】「杀我恶徒者,报复在此等候。」闻声了吗?我毛骨悚然…
【乔】笨拙至极的老头子!告知他今夜来贵寓晚宴,我等他!
【雷】天杀的猖獗!看啊,阴森可怕的眼珠,恰似还在世!听啊,石像正要谈话!
【乔】快去告诉他,不然我立即杀了你,再埋在这块坟场。
【雷】主人别急,我听你的就是。

【雷】最是仁慈的石像啊,老伯爵的石像…主人啊,我的心颤颤发抖,说不出口。
【乔】把话说完,否则我要你就地逝世在我的剑下。
【雷】天杀的费事!捉摸的无常!觉得全身就要冻结。
【乔】高兴的享用!逗人的文娱!喜好看他全身发抖。

【雷】最是仁慈的石像啊,仅管您是大理石头…主人你看,石像瞪着我!
【乔】死吧,去死吧!
【雷】(向石像)不不,等等。是我的主人,你知道的,不是我,想要与您共进晚宴。啊!啊!这是什么气象?

石像摇头。

【雷】天啊,石像在点头。
【乔】你这笨伯靠边站。
【雷】主人看啊,再看清晰。
【乔】看什么?
【雷】大理石头像,这样点了头。
【乔】(向石像)若可能,说话吧!晚宴,可能吗?
【爵】可!
【雷】好想动啊,但是上天,一丝力气也没有。拜?主人,马上分开这个鬼地方!
【乔】真奇异啊,善良老头,这晚宴居然接收。准备晚宴,立刻离开这个鬼处所!



乔凡尼与小雷登场。安蜜斯与欧师长教师进场。

【欧】爱人啊,惊魂不决,很快就要见到那恶徒的处罚与报应。
【安】上帝啊,可是我的爸爸…
【欧】上天旨意遵从请务必。试着缓一口气。你受的磨难不轻,但在来日未来,若你愿意,甜蜜补充我愿予以这颗心、这双手,以及温柔爱意。
【安】上帝啊,竟对我如斯道来,在此哀痛时辰。
【欧】仍是要在我的苦楚划上新的裂缝?狠心人!
【安】狠心人?爱戴的,不是我。我俩独特的渴求,我不想延迟耽搁,但这世界啊,天主,无法改变我心田虔诚的主意。现在爱你已堪足够。

【咏?】
子莫言,子莫言,
休言与子无人情。
此情款款明白见,
君亦深知我信坚。
我悲欲绝若能免,
停息己痛此刻间。
来日或许有苍天,
于我悲悯怜,悲悯怜。



安欧登场。乔府宅中晚宴停当,乔凡尼与小雷出场。

【乔】餐点就绪,来点音乐吧,友人们!一分钱一分享用,一分享用一分钱。小雷啊,快来餐桌前。
【雷】幸运为你效劳。响奏音乐,小雷伺候在旁。太棒了,是歌剧「奇珍逸品」!
【乔】音乐听来若何?
【雷】与你相当婚配。
【乔】好菜多么厚味!
【雷】食欲如许可怕!年夜快朵颐,似乎连我也被用尽。
【乔】再来一盘。
【雷】来了。音乐连续。是歌剧「?蚌相争」。
【乔】斟酒满杯。好!

【雷】趁他不留神,让我吞了这只野鸡。
【乔】小子在用餐,让我假装没看见。
音乐换曲,弹奏的是莫札特的费加洛婚礼。
【雷】这曲子我再清楚不过!
【乔】小雷。
【雷】是的,www.fy88.com,主人。
【乔】说明白,你这混蛋。
【雷】一阵冷颤让我说不下去。
【乔】趁我进餐时,来点口哨扮演吧!
【雷】恕我不能。
【乔】为何不能?
【雷】对不起,您的厨子太高超,味道咀嚼不克不及禁。

艾姑娘进场,与用餐的乔凡尼扳谈。

【艾】
最后一次,我要对你示现我的爱:
嗔恨欺瞒我不再,蜜意怜悯满心胸。

【乔雷】(旁)当初是什么情景?
【艾】抑郁的魂灵啊,www.fy88.com,她的坚毅不请求半点感谢!(跪下)
【乔】万般惊奇!要我怎地?假使不站起,换我跪下去。
【艾】我的悲伤,且莫玩笑肆意。
【乔】天啊,为何要对你打趣肆意?说吧,何事所求?
【艾】我要你浪子回首。
【乔】太棒了!
【艾】毒辣心地!
【乔】让我先用餐,若你乐意,与我退席。
【艾】就这样野蛮下去,酿成罪大恶极的大好人,世界仇恨你。
【乔】女人万岁!琼浆万岁!万岁,高尚的人道光辉!
【雷】(旁)对她的苦痛还是无动于衷,真是铁石心肠。
【艾】(冲出门)啊!
【乔】天杀的惊叫!小雷,产生何事?
【雷】(窥伺后返)拜?主人,万万别出去。有个石头人,全身惨白,啊,打结了我的舌头,全身冰冻。石头人的模样,最好目睹亲见。石头人的脚步声,踏踏踏踏!
【乔】这?伙在说什么?疯了吗?
【雷】听!

敲门声。叩!叩!叩!

【乔】有人敲门。开门去!
【雷】我颤抖。
【乔】开门去,www.fy88.com,我说。
【雷】啊!
【乔】蠢蛋!为了打开这心结,我本人开门去。
【雷】那模样,不想再会了。让我赶紧躲起来。(隐身)

老伯爵石像走入。

【爵】乔令郎凡尼!晚宴君约请,退席我就绪。
【乔】真不敢信任,让我演完这局。小雷,准备新酒席,现在!
【爵】停步。
盘中享神天,不食人间烟。
有事更急切,此地传我见。

【乔】何事说来!所求来哉?
【雷】几多欲昏厥,满身不听使唤。
【爵】我说,你听。时间不敷。
【乔】快说,快说,我听你说。

【爵】
受邀赴宴我来矣,应当何事汝明确;
现在答复此问哉,晚宴我邀君否来?

【雷】不来,不来,主人不时光,对不起。
【乔】勇敢之罪,无人可指控!
【爵】下定信念!
【乔】情义已决!
【爵】来否?
【雷】说「否」。
【乔】情谊已决,我的心没有畏怖!我来!
【爵】伸手破誓词!
【乔】给,天杀的严寒结冰!
【爵】忏兮悔兮,荡子回想,通牒最后。
【乔】忏悔我不,忏悔我不,速离此处。
【爵】懊悔,恶徒!
【乔】不,活该老头。
【爵】后悔!
【乔】不忏不悔!
【爵】忏悔!
【乔】不忏不悔!
【爵】时辰到了!

老伯爵石像慢慢下降,地底喷出熊熊烈火。

【乔】
恐惧罕见,围绕诸灵。
哪儿来的良多漩??
哪儿来的可怕火球?

【合】(自底下)
所遇现在算略微,科罚明天将来更熬艰。

【乔】
我魂谁拉扯,我身谁扯破?
炼狱恐怖见,熬煎在面前!

【雷】
如此狰狞面,注定天灭尽。

?厉叫声,乔凡尼被恶火吞噬。世人入场。



【艾欧安马采】
恶徒在何处?此恨愿?之。恶徒在何处?

【安】
亲眼目击愿,恶徒枷索链,遂平我痛焉。

【雷】
此人难寻见,碧落鬼域间,踪迹已悠远。

【艾欧安马采】
恶徒遭何事,所见速告之!

【雷】
伟人曾来此,样子容貌难描述,
猛火烟雾里,四处环顾中。
石像脚步动,巨声响霹雷,
吞噬于地底,恶徒无影踪。

【艾欧安马采】
所闻不假问苍天?

【雷】
句句失实言。

【艾欧安马采】
定为此灵显,来时之所见。

【欧向安】
现在众人与吾爱,报应难逃苍天眼;
抚慰多少许请赐我,莫使苦痛再熬煎。

【安向欧】
许我等待为一年,直至此心安然见;
凭君忠诚坚定念,应诺其爱所求焉。

【欧】
凭我忠诚摇动念,许诺吾爱所求焉。

【艾】
而我归去修道院,终其他生在此间。

【马采】
而我回去家中返,共享晚宴在乡下。

【雷】
而我归去客栈间,寻求良主胜先前。

【采雷马】
恶徒归去幽暗界,冥王冥后留身边,
而我众人真喜悦,陈旧歌谣唱千遍。

【世人合】
此为恶徒结束篇!
身后犹恶因生前,
本性依旧不曾变!

此为恶徒结束篇!
死后犹恶因生前,
天性仍然不曾变!



【全剧终】

客服时间:(9:00-18:00)
(周六日休息)